提到儿童益生菌,家长们总绕不开挑选的问题,毕竟是给孩子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所以都希望能够买到安全又有效的产品,但是偏偏有“墨菲定律”:家长们越不想踩坑,往往就越容易买错。其中,有两大类益生菌是大家经常踩坑的,一起来了解下是哪两种益生菌吧!

一、活菌添加量非标的

那么,活菌添加添加量越多越好吗?也不是。小朋友的肠道系统(尤其是6岁之前)往往还不稳定,肠道内壁的面积也有限,如果一下子补充大剂量的益生菌,可能会造成另一种的“微生态失衡”,所谓“过犹不及”就是这个道理,而且多补充的益生菌没有地方定殖,就会随肠内容物一起被排出体外,所以过高的活菌添加量对孩子来说也不见得是好事。一般来说,孩子一次最多补充100亿CFU/g活菌即可。

我们给孩子补充的益生菌在抵达肠道定殖之前,要经历生产损耗、运输损耗、人体消化液损耗,甚至还有错误食用方法造成的损耗等,因此如果最初的活菌添加量就不足,那最终抵达孩子肠道定居的益生菌也就寥寥无几,起不到作用了。因此,儿童益生菌的活菌添加量均不能太低,综合考量各种损耗后,以50亿CFU/g活菌添加为儿童益生菌的最低标准。

两大挑选益生菌的雷区,妈妈们清楚了吗?挑选益生菌也如无硝烟的战争,一定要细心挑选合适的产品,对自己的钱包和孩子健康负责!

之所以各个产品都以活菌添加量作为产品卖点,是因为活菌添加量的多少直接影响了产品的效用。益生菌是活性微生物,要达到足够的数量才能对人体产生可见的健康效益。

总结:对于小朋友来说,儿童益生菌的活菌添加量以50亿CFU/g-100亿CFU/g为宜。

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管某某在疫情防控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综合本案被告人退赔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且其自愿认罪认罚的事实和情节,法庭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之后,被害人先后分3次向被告人求购医用口罩共计2313个,并支付了人民币共计27720元的口罩款,被告人收款后遂将被害人的微信“拉黑”,停止联系。

汪胜松表示,蛇毒虽然危险,但它包含的一些独特成分,可用于对蜂虫噬伤、顽固性皮肤病、风湿免疫类疾病、肿瘤等疾病的治疗研究。目前,研究所展开的祁蛇毒抗肿瘤栓剂的成药性研究项目入选安徽省重点研究与开发计划的科技攻关项目。

法官提醒:在全国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拿疫情做文章的骗术五花八门,防不胜防。部分违法犯罪分子利用群众急于购买防护用品的急迫心理,假借售卖为名实施诈骗,对此类犯罪行为,人民法院将绝不容忍,坚决予以打击。同时,也提醒广大人民群众,多一分警惕,少一分风险,谨防上当受骗!(总台央视记者 廖汨 刘畅)

事实上,蛇伤救治和蛇药研究作为一项医学和科研事业,要想挖掘和传承并不容易。汪胜松表示,研究所收集了许多明清时期新安医学的药方,但要想从科学上研究清楚药方的原理和作用,往往需要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安徽省祁门蛇伤研究所是从传统医学中走出来的,它所传承和利用的也只是新安医学深厚资源中的一小部分。”汪胜松告诉记者,祁门自古崇尚医学,医风昌盛,名医众多。据不完全统计,祁门史载名医190余人,医书40余部250多卷。明清之际,祁门先后共出过21名御医,有“中国御医之乡”之美誉。

对于小朋友来说,部分商家会为了迎合小朋友爱吃甜食的天性,在产品中添加甜味剂、香精等,这些都是不益于健康的成分,因此妈妈们在购买的时候需要仔细查看配料表。

谭德塞还表示,人们在讨论疫情是否构成全球性大流行,对此他想重申,如果证据表明确实如此,世卫组织将毫不犹豫地宣布疫情构成大流行,但现在的事实仍是疫情主要集中在少数国家。他说,一些曾报告有病例的国家已经连续两周没有报告新病例。

现在很多妈妈在给孩子买零食的时候都会比较注意看产品的配料表,避免一些不适合孩子吃的配料成分,买益生菌同样需要看配料表。我们在市面上看到的益生菌产品,并不单由益生菌组成的,往往还会根据各个人群的特点添加其它组分,以完善其口感。

韩国现已报告的病例数超过4200例,几乎占中国以外病例数的一半。不过谭德塞表示,有迹象显示韩国的监测等措施正在发挥作用,韩国疫情仍然可以被控制。

据介绍,安徽省祁门蛇伤研究所正结合“一带一路”倡议,发挥产学研一体化优势,加强新安道地药材研究与利用,重点开展蛇药与蛇毒特色产品的研发,努力打造国际蛇伤防治中心和蛇类医药研发与生产基地。(完)

二、添加了过多配料的

Life-Space儿童益生菌采用澳大利亚/美国进口益生菌粉,选用卫计委批准的可食用菌株,具有多菌种的产品优势,活菌添加量为100亿CFU/g,能很好的平衡孩子肠道菌群。

走进祁门蛇伤研究所,各类毒蛇研究和科普的图画悬挂在研究所内,这里不仅有蛇伤救治病房和蛇药研究室,还有毒蛇饲养中心和蛇类科普馆,是中国首家集蛇伤研究、治疗和药物生产的科研机构,也是亚洲最大的蛇伤救治基地。

“我们希望能抓住新安医学,做好中医药传承文章,发挥中药治疗蛇伤的独特作用。”汪胜松表示,目前,研究所的蛇毒研究团队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安徽省中医药大学以及俄罗斯、日本、泰国等国家科研机构进行学术交流合作,开展蛇毒药用成分的分离、提取和研究分析。

考虑到疫情防控工作需要,该院通过远程网络视频方式对案件进行审理。在依法保障被告人各项诉讼权利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从严惩治妨害疫情防控的各类犯罪行为,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相信很多妈妈在挑选益生菌时,都会听销售员提到“活菌添加量”这个词,但是却不知道这些动不动就上亿的活菌添加量背后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适合孩子的活菌添加量是多少,因此往往就在这里栽了跟头,买到效果不是很好儿童益生菌。

谭德塞说,尽管上述国家病例数较多,但“遏制新冠病毒扩散是可行的”,他呼吁各国采取积极措施防控疫情。

汪胜松是安徽省祁门蛇伤研究所所长、安徽中医药科学院蛇伤研究中心主任,作为祁门蛇伤疗法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对祁门蛇伤研究所的成立和发展如数家珍。

有一款儿童益生菌因其不添加冗余成分而备受妈妈们追捧,它就是Life-Space儿童益生菌固体饮料。这款益生菌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香精、麸质及奶制品,过敏的小朋友也可以放心吃,除益生菌粉外,它仅含抗性糊精及聚葡萄糖这两种益生元成分,不仅对孩子健康无害,还能促进体内益生菌的增殖,提高产品活菌率,提升效果。

据汪胜松介绍,安徽省祁门蛇伤研究所于1965年经安徽省政府批准成立,最初是以新安医学中的蛇伤救治和蛇药作为研究对象,55年来,研究所关于皖南地区毒蛇毒素的基础研究与研究成果为中国蛇伤救治和毒蛇资源利用作出了重要贡献。研究所先后救治各类蛇伤病人10余万例,其研制的“祁门蛇药”更荣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全国医药卫生科学大会科技成果奖。

Last modified: 2020年12月31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