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虹正在电话协调督导转运重症病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武汉的形势非常严峻。武汉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疫情防控指挥部,我先后被分到病床周转督导组和医疗救治督导组,既当督导员,又当联络员。

2003年,一场由SARS病毒引起的疫情,使得“冠状病毒”这个名词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冠状病毒因其在显微镜下能观察到明显的棒状粒子凸起,形状好似中世纪欧洲帝王的皇冠而得名。

除去最基本的遗传物质与蛋白质结构,稍复杂一些的病毒的外侧还有着由脂质和糖蛋白组成的包膜。包膜的主要功能是维护病毒结构的完整性,并参与病毒入侵宿主细胞的过程。首先包膜上的糖蛋白识别并结合位于宿主细胞细胞膜上的受体,包膜与宿主细胞的细胞膜结合,随后病毒衣壳与遗传物质进入宿主细胞内,完成感染过程。

如果我们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衣壳结构,可以看到它是由许多颗粒状的单元结构整齐排列而成,这一粒粒组成衣壳的小粒子则称为壳微粒(capsomere)。壳微粒的排列方式不同,使得病毒的衣壳存在不同形态的区分。

但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病毒的衣壳都可以被划分为这三类。

而科研人员将新型冠状病毒的序列与SARS冠状病毒进行比对,发现两者十分相似。上面我们说到,冠状病毒的S蛋白对于病毒识别与入侵有着关键的作用。于是科学家们对比了2019-nCoV的S蛋白与SARS冠状病毒的S蛋白,再通过计算机建立模型,发现虽然相互作用的五个氨基酸中有四个都发生了突变,但是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与人体的ACEⅡ蛋白整体上依旧存在相互作用的可能[2]。

病毒的组成成分往往非常简单,最基本的构成便是遗传物质(DNA与RNA)和蛋白质,有时也会存在糖类与脂质成分的修饰。

那么病毒究竟是什么,它长什么样子?2019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家庭——冠状病毒的结构又是怎样的呢?小小的病毒,为何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不妨让我们一探究竟。

不过想要说清楚这次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就不能跳过对SARS病毒的研究。

最简单的生命形式——病毒

在工作中,我们也常常碰到困难,如病人不肯转移、转运车辆不足等等,都需要尽快协调督促解决。2月14日,青山区要向雷神山医院转移确诊重症患者50人、临床诊断重症患者90人。由于转运病人数量大、路途遥远,加上天降大雨、气温骤降,病人的集结和转运工作均出现困难。大家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在23点16分将所有病患分5批送至雷神山医院。

S蛋白在识别并结合宿主细胞表面受体,并介导病毒包膜与细胞膜融合的过程中起到关键性作用;M蛋白则参与了病毒包膜的形成与出芽过程;HE蛋白则是构成包膜的短凸起,可能与冠状病毒早期吸附有关,某些冠状病毒的HE蛋白可引起红细胞的凝集以及对红细胞的吸附。

作者 赵灵羽(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

正在建设中的中老昆万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首条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全线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使用中国设备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联通的国际铁路,线路全长1000余公里。建成通车后,中国昆明至老挝万象有望实现夕发朝至。(完)

大多数病毒衣壳的形态可分为螺旋对称(如烟草花叶病毒)与正二十面体对称(如腺病毒)两种,除此之外,有些病毒的衣壳兼具螺旋对称与二十面体对称的结构(如噬菌体),这样的结构被称为复合型。

2月15日凌晨1点15分,我再次联系医院,得知还有16名重症患者需要立即转入其他医院,情况紧急。我一方面请青山区领导安抚现场病人的情绪,另一方面马上联系市指挥部,经市指挥部紧急协调,决定将16名患者转入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凌晨2点20分,我接到了青山区领导发来的微信“已到中医院,病人快速入住了”。我立即将消息报告市指挥部,指挥部的微信群里沸腾了,大家终于可以放下心来。(整理:花耀兰)

这就说明,新型冠状病毒很有可能也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Ⅱ相互作用的分子机制完成感染。

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肝炎病毒、狂犬病病毒……病毒所引发的人体疾病目前大多还难以治愈,因此显得非常“可怕”。但其实,它们简直可以说是自然界中最简单的生命形式。

2020年的春节,是个特殊的春节,各大公共场所停止营业,就连饭店和超市的顾客也比往常少了许多。而这些,都是由于2019年12月出现的一种病毒——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 黄春霞

目前对病毒更深入的研究仍在进行中,这些信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病毒,对指导公共卫生安全策略也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而蛋白质组成的衣壳,不仅仅起到了保护病毒遗传物质的作用,也参与了病毒的感染过程。

或许大家现在听到“病毒”,已经不觉得陌生。但其实直到19世纪晚期,烟草花叶病毒引发的农业大灾难,病毒这一微小的病原体才逐渐进入人类的视野。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病毒,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除却人类健康,它们还在生物演化、环境变化等等方面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也影响着世间万物,若将我们的世界说成是病毒包围的世界,也毫不夸张。

病毒的遗传物质可以是DNA,也可以是RNA,同时又区分为一条链与两条链,即分为单链DNA、双链DNA、单链RNA与双链RNA四种。不过无论是什么DNA还是RNA,双链还是单链,这些遗传物质在病毒“传宗接代”的过程中都起到了决定作用——遗传物质指导了病毒蛋白质的合成,而这些蛋白质在病毒结构组成、增殖与传播过程中都是必不可少的。

黄春霞(右)冒雪为社区特困群众送去生活物资 大年初四,我接到武汉市洪山区抗疫指挥部通知,让我担任关山口社区“双进双防控”线下工作组组长。我二话没说,立即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好,戴上口罩,步行到社区报到。 通过与社区工作人员交流,我了解到该社区的情况较为复杂,老旧小区居多,没有物业管理,没有门岗守卫,居民情况摸不清,防疫工作任务重、困难多。虽然深感压力,但作为一名老党员、临时党支部书记,我没有退缩,而是与党员、社区工作者及志愿者组成专兼结合的防控队伍,通过微信小程序排查居民发热情况,并登记在册,大大提高了社区防疫工作的效率。 看到社区同志的防护物资匮乏,我立即向院领导反映。第二天,当我将院行管局同志想方设法采购来的防护服、消毒液等用品交到社区时,社区书记开玩笑说:“我们终于不用裸奔了。”顿时,我的眼眶湿润了。 最让我揪心的,是疫情刚刚发生那几天,社区确诊、疑似病例无法及时入院救治,从社区到区里都很着急。可是收治能力是个硬指标,我们只能反复做病人的思想工作,让他们先安心在家隔离,按时服药。 在社区的这段时间,我每天步行近2万步,晚上到家已是筋疲力尽。经过20天的努力,关山口社区的防控工作开展有序,疫情也逐渐稳定下来,已连续4天新增确诊病例为零。我相信,在江城上空飘满烂漫樱花的时节,大街小巷定会充满欢声笑语。(整理:花耀兰 李敏) 把群众困难放心间 湖北省孝感市检察院司法警察支队副支队长 陈明杰 陈明杰为群众送药送菜 1月25日,湖北省孝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下达指令,脱贫攻坚工作队转换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队。接到通知时,我正在襄阳老家休假,作为孝感市检察院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我深感责任重大,连夜驱车300多公里赶赴驻点村孝昌县卫店镇南新村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作为党员干部,不仅要坚决贯彻执行市委、县委的各项防控指令,更要把老百姓的困难放在心间。有一次入户测量体温,我发现该村五保户王满堂精神状态欠佳,经反复询问,王满堂局促地说,由于生活物资储备不充裕,又不想给工作队添麻烦,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做饭吃了,靠着一点干粮维持基本生活。听完他的讲述,我一阵揪心。“您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向我们反映,不要怕给我们添麻烦,我们就是给大伙解决困难来的!”我详细记录下王满堂的生活需要,立即与定点超市联系,自费为王满堂购买米、面条、油和菜。“感谢各位领导,感谢党和政府,在这特殊时期还记挂着我们老百姓!”王满堂拉着我的手动情地说。 参与疫情防控以来,我时刻提醒自己是一名党员干部,要设身处地急群众之所急,为重症贫困户购买药品,替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采购生活物资,确保村民基本生活无忧。(整理:蒋长顺 严辛开) “老党员不上谁上” 湖北省蕲春县检察院蕲州检察室负责人 余九平 余九平在查看被隔离人员居住楼层监控视频 2月11日晚,我刚从交通管制执勤点收工回家,看到单位群里通知,集中隔离点需要增派人手,就抢先报了名。 自1月31日我在外执勤以来,妻儿早已习惯我早出晚归。告知家人我又报名去隔离点执勤后,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是能看得出他们很担心。 临行前,身为公安民警的妻子再三叮嘱:“老余,注意自我防护!”平时不善表达的儿子也“唠叨”了一番:“爸,好好的啊,我们等你回家吃饭。”为了不影响他俩,我从到隔离点执行任务起,就吃住在那里,没回过家。 2月13日凌晨3点,突然接到电话,将送来一批与病毒感染者密切接触过的人,要求准备接收。我迅速起身,整理好防护装备,小跑至大厅等候。3点52分,他们到了,24人中年龄最小的9个月,最大的73岁,从眼神中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焦虑。我立即与其他几名工作人员一起,为他们消毒、登记、量体温、发放房卡和防护用品,然后交由医护人员。直到7点47分,24人全部登记入住。此时,天已大亮,我们也能暂时喘口气。 第二天早上,接班的同志听说后,略带责备和关心地说,怎么不喊我们支援啊。说实话,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但夜深了,其他同志好不容易睡着,关键时刻,我作为老党员不上,谁上? 从检三十多年来,我见证了祖国的风雨历程,无一例外,都是风雨之后艳阳高照。我相信,这场战“疫”也不例外。(整理:程珊) 夫妻同心战疫情 广东省深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 周映彤 周映彤(右)检查物业的每日消杀记录 2月14日清晨,丈夫在暗色中迅速戴好口罩和护目镜,蹑手蹑脚地旋开房门。我在身后轻轻说了句:“小心点!”他微微一怔,回身给我一个浅抱。“今天要采集80多个样本,又是一场硬仗!”疫情防控工作一开始,丈夫就主动报名支援感染科,做着危险性极大的咽拭子采样工作,出门前的“小心”和“保重”早已成为我俩的标配祝福语。 送别爱人,我也穿戴齐整出门了。家里剩下即将高考的老大、读小学的老二和年迈的婆婆。懂事的老二让我随身加带一小瓶酒精抗菌液,叮嘱我:“觉得不干净就赶紧喷喷,喷死病毒!”我拉下口罩亲了亲这个“小棉袄”,并回头和婆婆打了个招呼,心里觉着很对不住老人。 那天,我和选派帮助指导街道抗疫工作的党员同志们穿上红马甲、反光衣,奔赴街道社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我深知这些工作中隐藏的风险。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们又有着共同的担当!想到这里,我写下一首诗送给丈夫:“夫妻一线战疫情,勠力同心为亲人。待到灭魔花开日,与君携手共踏青。”他在工作休整时脱下防护衣,腾出手回复我:“夫妻同心,彼此珍惜;前线小心,你在我在;春来呐喊,胜疫高歌!”这是2020年初春最珍贵的礼物。(整理:韦磊) 骑行150里赶回后郑村 河南省西平县检察院第三检察部副主任驻村第一书记 张凯歌 张凯歌(左)与村医一起到武汉返乡人员家中检测体温 身为驻河南省西平县五沟营镇后郑村驻村第一书记,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是我最牵挂的事情。因为与武汉返乡人员有过密切接触,我自觉在家中隔离了14天。随后,我从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老家骑行150余里赶回后郑村,为的就是尽快投入那里的疫情防控工作。 那是2月12日,我清楚记得,一大早妻子就嚷嚷:“你就不能请个假吗?现在疫情那么重,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俩孩子咋办?”结婚9年,这是妻子第一次让我请假。但我是党员,疫情当前,党员不先上,谁上?这不是口号,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最后,还是妻子给我借来一辆山地自行车。 我回到村里后,连口水都没喝就迅速与村支部书记查看防控卡点,向值班人员详细了解情况,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坚守岗位,杜绝麻痹大意。得知值班的党员缺少口罩后,我马上拿出200元钱作为特殊党费,为大家购买一次性口罩。闲下来时,我就用大喇叭向群众宣传防护常识、国家政策和法律知识。 这些天,我与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头值夜班,做好人员进出登记、体温检测、宣传引导等工作。虽然辛苦些,但是乡亲们很理解,也很支持。(整理:刘立新 刘奕岑) 大年初一接案子 浙江省杭州市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副主任 董彬 董彬(左)和同事张鹏在提审 “有个命案过两天报捕,谁接?”1月25日,大年初一,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民警的电话让人有些焦虑,“嫌疑人处于肺结核开放期,藏匿时去过省内外好些地方,现在看守所单独关押。” “我接!”大过年的,再加上外面的疫情,让同事们接这种案子实在说不出口。 自武汉封城的消息传出,路上的行人更加少了,各类防疫措施让我心里也有些紧张:怎么去提审?文书怎么打印?更要命的是,这是捕诉一体后我办理的第一件批捕案件。“我和你一起去!”有着12年党龄的张鹏一呼即应。大年初七一大早,我戴好口罩,骑车去了单位。 “他戴的口罩颜色为啥不一样?”初见嫌疑人时,我随口向押送民警问道。 “情况特殊啊!他戴的可是我们看守所里最好的口罩!”所里民警的一句话把我们都逗乐了。 这个案件并不复杂,提审时犯罪嫌疑人张某如实交代了作案全过程,并且表示悔罪。讯问之后,我们回到单位,打印好文书,已经是下午2点,食堂阿姨递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2月4日立春,张某被依法批准逮捕。(整理:范跃红 赵云) 冒雪给志愿者送雨衣 安徽省霍山县检察院办公室主任 查红兵 查红兵冒雪给在小区值守的干警送雨衣 1月25日,大年初一。我正在值班,忽然接到安徽省霍山县疫情防控工作紧急电话会议通知,我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我当即向院领导汇报了对全院疫情防控的设想。随后,院里成立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由我兼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关键时刻要顶得住,防控保障措施必须做细做实。我穷尽资源,保障单位的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迅速到位,又安排物业对办公场所进行消毒,设置废弃口罩收集箱,等等。 随着霍山县确诊病例的与日俱增,我的工作也面临严峻挑战。办公室两名干警不能按时返岗,四名干警当了志愿者,院内的安全防控、用章用车等工作落到我一人身上。 “我们小区没通行证不能进出”“有个交办案件需到市院,请派车”……我边听电话边做记录,手机几乎成了我的器官,只要不合眼,就得盯着信息,这就是我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工作状态。 2月15日,雪花飘落。刚值完班,我便带上雨衣送给包保小区的值守干警。看到同事在群里发来的送雨衣的照片和大家对我一声声的感谢,心里暖暖的。而此时,当医生的妻子已经进驻霍山县疑似病人观测点工作,三天没有回家了,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叮嘱她注意安全,给她加油,也是给我自己鼓劲。 【编辑:朱延静】

目前,中老昆万铁路玉溪至磨憨段每天有1.3万多名建设者在推进工程建设,已累计完成投资369亿元人民币,完成设计数量的73%,特大桥和隧道建设完成八成以上。

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你了解到更多关于病毒的知识,在面对疫情的时候,能够冷静理智对待,不恐慌、不轻视。最后,让我们向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和科研人员致敬,提醒家人朋友注意防护,愿疫情早日解除。(完)

病毒的结构往往也很简单,遗传物质位于病毒的内部,组成病毒的核心(图1)。而蛋白质则围绕在遗传物质的外侧,形成衣壳,又称为壳体。

结构简单却“破坏力”很大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的核酸为正链单链RNA,其特点是可以以自身为模板,指导合成病毒相关蛋白质。病毒进入宿主细胞后,首先以病毒RNA为模板表达出RNA聚合酶,随后RNA聚合酶完成负链RNA的转录合成、各种结构蛋白mRNA的合成,以及病毒基因组RNA的复制。

初步了解了病毒的结构与冠状病毒的结构之后,让我们把目光放在最近为大家带来很多困扰的新型冠状病毒上。

从2月3日开始,我和院领导一起奔赴工作现场。经过对5个片区、9家医院开展督导,为收治重症病患腾出床位约800余张,转运重症患者700多人,协助各小组转运3000余人。

SARS冠状病毒结构示意图。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供图 

在那场突发的瘟疫灾难结束后,科学家们仍没有放弃对SARS病毒的研究。他们发现,SARS病毒是通过病毒包膜表面的S蛋白与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Ⅱ(ACEⅡ)相互作用而入侵人体[1]。

1975年,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科。根据病毒的血清学特点和核苷酸序列的差异,冠状病毒科又分为冠状病毒和环曲病毒两个属。而在2003年引起爆发性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病毒便属于冠状病毒科冠状病毒属。

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都属于这个大家族——冠状病毒

Last modified: 2020年11月26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