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上海建桥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公布配售价及配发结果。公告显示,建桥教育发售价每股6.05港元,全球发售1亿股,其中香港发售1000万股,国际配售9000万股,预期将于1月16日在联交所主板买卖。

公告显示,建桥教育公开发售获适度超额认购。相当于根据香港公开发售初步可供认购的香港发售股份总数约4.52倍。国际配售获适度超额认购约2.49倍。

网络上课应考虑“非共时”学习和“共时”学习的有机结合。在美国,大部分网络课程是非共时的。网络学习的时间计量单位,未必是一节课,而是一周。学生可以利用自己的时间,在一周规定的期限前完成。真正好的网课,是在线上发布任务,学生线下完成,在线提交学习成果供老师检测,这样也可尽量减少屏幕使用时间。

我建议中小学校可以一天分三段时间教学,比如早晨特定时间共时教学,老师发布事先完成的讲课视频,布置当日作业。然后给学生自主学习时间,留有一定灵活度,比如可以自己决定先完成哪一门课的作业,是否和同学在线讨论等。到了下午,老师再次上线讲课,讲解作业,答疑解惑。

就是“同步”(共时)和“异步”(非共时),即是否要求同时在线。比如一些在线讨论,不一定要大家同时在线。传统上,网课本来就是为了让大家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学习,以非共同时学习为主。如今的全民直播,在时间上跟线下课程照抄,在教学方法上退回到了电大时代。

第四是认为上网课就和平时一样,带支粉笔夹本课本就可以去上了。网课需要更多预先的设计,很多内容得提前放在网上,然后得去调整。我认为这才是老师工作的重点所在。

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理应实现同样的教学目标,教学方法上,应该受制于同样的教学原理,包括老师和学生之间需要有互动,学生需要及时反馈,学习效果和时间有关等等。这种质量标准,不应该有太大差异,只不过实现方式有所差异而已。

影响发挥的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是平台本身可能不成熟。教学涉及到内容的传授、作业的布置、收集、批改、小组练习、测验、讨论、考试、成绩发布等等,这些都需要成熟的技术。发达国家的学校多使用几个集成功能比较强大的课程管理系统。国内刚刚开始上网课的老师,是用各种技术拼凑,比如直播用钉钉,聊天用微信群等,老师和学生都需要在不同平台之间切换,这是很头痛的事。也希望各位平台供应商加油,早日提供完整的功能和可靠的发挥。

疫情期间,孩子在家上网课,家长跟着团团转,许多老师要求家长时时上传孩子的作业或给出反馈,家长也疲于应付,怎么解决这样的情况?

在基石投资者方面,国贸教育、梦百合投资及几何拓力分别认购2588万股发售股份、524万股发售股份和462.8万股发售股份,共占全球发售完成后公司已发行股本约8.94%,占全球发售股份总数约35.75%,两种情况下均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

除了直播,录播也是网络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录播视频的长短控制在多久最佳?

很多老师一下子不适应网课,感觉发挥不如平时,这是因为线上和线下教学的标准不同造成的吗?

为此,华侨大学教务处、研究生院负责统筹指导,提供基本的教育资源公共平台服务、数字教育资源服务和教师在线培训、辅导答疑等;各学院负责建立在线教学工作保障团队,结合专业和课程特点制定在线教学实施方案,完成在线教学课程的前期准备和测试工作,并提前向学生公布在线教学课程资源和教学管理要求;授课教师负责制定课程在线教学计划和方案,熟悉相应授课平台功能模块,做好在线教学的备课准备。

要吸引学生,需要有效分段、测评

形成性测评是以考促学,而非反过来,它应该对线上和线下教学都一样重要。中国大学的课程,往往只有一两次大考。美国课程有很多平时的小考小作业,它们促进学习。

老师觉得影响发挥,有几个原因,首先是没有熟悉网课的环境。哪怕是视频直播,也和平时在教师里的环境有所不同,比如如果学生没有打开视频,则不能及时看到学生的反馈。老师适应教学平台,是需要过程的。遇到疫情,赶鸭子上架,迅速上手,已经颇不容易。日后,还是要开展培训的。

老师不如分享给学生普通的Word文件,但是渗透了设计理念,让人看起来一目了然,简洁有力。换言之,老师不必在技术上下功夫,而应该把注意力转移到设计上。另外,这些文件,或曰学习内容,要想吸引学生,还需要有效地分段、重组,和测评、互动如何有效结合,还要考虑学生的注意力、学习信心等,这里面有大学问。

大家对网课的误解有哪些?

为保证疫情防控期间的教学进度和教学质量,华侨大学决定在延期开学期间,通过中国大学MOOC、学堂在线、智慧树网、超星“学银在线”等平台,面向境内外学生开展本学期课程在线教学。

“课件”的说法不太合理,它会诱导老师去费力制作花哨的技术产品。我看到了不少“课件”是教学动画,制作九牛二虎,但是学习效果一般,而且不可以大量、迅速地复制。它应该被替换为“文件”这种概念。不过也不是平时的文件,往网上一传就大功告成。这文件需要有良好的设计。

建议教学录像最长不超过15分钟,Youtube(油管)上教学录像的时间,平均在四五分钟左右。其实时间切分没有特定的黄金定律,最关键的是一个话题一个视频。这样的话,视频就会成为乐高玩具那样的模块,可以不同方式拼装。例如物理老师平时上课,可能会从牛顿力学定律,讲到相对论,再发散到杨振宁。如果做成网络课,最好把牛顿力学三定律当成单独的一个视频,便于学生日后的查找,也可以让此内容以新的方式,出现在其他课程中。如果以这种内容单元为指引来决定视频的切分,我们在时间上就可以稍微灵活一些,比如可以是两三分钟,也可以是十几分钟,关键看怎样能把一个知识点说透。

网络课程中“课件”好像变得很重要,什么样是比较好的课件?好的课件应该满足哪些标准?

资料显示,建桥教育在上海经营上海建桥学院,按2018/19学年的全日制收生人数而言,为上海最大的民办大学。截至2019年9月30日,上海建桥学院的学历本科课程提供54门专业及方向,包括工商管理、金融工程以及宝石材料工艺学等。

对比线下教学,线上教学的优势有哪些?5G时代,是否是线上教学发展的黄金时期?

华侨大学教务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新社记者,2月17日是华侨大学原定的开学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侨大学1月27日宣布推迟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时间,并呼吁全体学生在学校通知正式开学之前,不要提前返校。

你非常推崇“形成性测评”是吗?“形成性测评”是否对线上和线下教育一样重要?

我觉得最好学校给家长解套,不要狭义理解家长参与,不要过多让家长参与学习过程,而更多让家长提供支持(包括精神支持)和资源(比如买材料)。对家长要求过多过高,还存在社会不公的问题。那些爷爷奶奶带的留守儿童怎么办?

影响发挥的第三个原因,是学生技术条件和熟悉程度参差不齐,而支持的部门又没有,都靠老师自己忙乎,手忙脚乱,甚至需要家长帮忙,这自然影响了教学。

作为中国拥有境外学生最多的大学之一,华侨大学目前有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侨华人、港澳台和外国学生近5000人。今年寒假,在华侨大学泉州校区和厦门校区的留校境外学生538人,而4000多名境外学生离校过假期。

在保证教学效果的前提下,华侨大学鼓励任课教师可自主选择网络教学平台与授课形式,安排授课活动。同时,华侨大学安排工作人员值班,开展在线教学过程协调,收集汇总教师和学生的意见和建议,协助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全力保证在线教学顺利开展,确保线上线下教学同质等效。

公告称,全球发售收取的所得款项净额估计约为5.48亿港元。其中,约34.8%将用于收购或投资,以扩大学校网络;约35.0%将用于校园建设项目以及购置家具及设备;约20.2%主要用于偿还到期的短期贷款及长期贷款的即期部分;约10.0%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第三是认为导致“翻车”的技术问题会一直存在。其实网课的一开始要了解学生面临的技术问题,并解决,一开始的问题解决之后,后来技术问题就会大大减少,更多是教学、学生自律等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星期应该做好铺垫和熟悉环境的工作,否则第一个星期会成为“致命一星期”。但即便出现了这种灾难也不可怕,淡定地重新测试再来即可,谁没有个第一次的时候?这一点要对老师对同学宽容,不妨把小小的“翻车”当成课堂上的添油加醋好了。

这要根据教学内容来决定录制时间,有的老师会对一两个小时的授课全程录像。大部分时候,这么做是不可取的。这么长时间的录像,学生长期处在被动接受状态,注意力能否维系是个问题。另外,若是回头查找,某个知识点到底在什么时候所讲,也很难检索,这会给老师本人和学生造成巨大不便。

我想有这么几个常见误区,首先是认为网课就是直播,但网课的组成部分很多,直播只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第二是认为直播中的老师类似于“演员”和“主播”,大家为了制作精美视频疲于奔命,其实没有必要。教学视频中出现一些疙疙瘩瘩都很正常,修饰得跟电影一样,是长久不了的。你想想看拍一部电影那需要多少人,导演,副导演,摄影,音效,制片,场记。老师哪里能做得了这么多,毕竟不是超人。教育技术应该简单、透明、隐身,让老师做回老师。

你在书中提到的“非共时”学习和“共时”学习是什么意思?

老师不是超人,教学技术应简单

我反感这种要求,老师、学校过于依赖家长的配合,把家长当成了助教,是眼下网课的矛盾焦点之一。家长自己也要工作、家务,不一定忙得过来。形成了这种期望之后,家长盯孩子吧,不一定有时间,不盯吧,担心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又怕老师责怪,恶性循环。

是的,形成性测评则是给学习者定期体检,多指频繁、低风险的小考,小测验,它们的主要目的不是甄别优生差生,如何淘汰,它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改进学习,好及时发现问题,让学生得到改进。

方柏林现任美国高校课程设计总监,自从2005年离开美国雪城大学后,一直帮助老师设计课程,包括网络课程。2016年开始修读远程博士学位,2019年顺利毕业,这些让他对网络学习的效果与效率深信不疑,也希望国内的师生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妙。方柏林新书《网课十讲》也将于今年底由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出版社出版。

Last modified: 2020年9月23日

Author